卿鹤羽

2022柯同中秋12h/16:00

马甲、抽卡和江莱的联动。

ooc预警——

以及,大团圆结局,全员存活。

谁也不许死!(大声)

——————————————


1.又穿越了。

看样子还是熟悉的柯学世界。

江莱熟练的掏出手机登上论坛去查看消息,然后他成功看到了这次新增的7个人。

江莱:瞳孔地震JPG.


2. 蹭到了,小兰的欧气!

秋泽柊羽果断打开论坛来了一发十连,金色UR成功出现。

【跨世界援助(UR)

  描述:拉来平行世界的人,来帮助你解决酒厂。使用的那一刻时间将会逆转。

  表现:天知道拉来的人会有怎样的操作呢?但毫无疑问,ta们一定会竭尽全力覆灭酒厂,保护红方人物。】

秋泽柊羽思索半晌,决定使用。

毕竟一个人消灭酒厂实在有些困难,他再也不想遭受无妄之灾了!


3.“朝里,我给你拉了两个外援,”系统道,“可以帮助你覆灭酒厂,保护你的同期的。”

月山朝里惊讶地停下手中的动作:“真的?有代价吗?”他的粉眸泛起担忧。

“代价倒不如说是福利,是逆转时间,看样子应该在柯南变小那段时间之后,”系统顿了一下,“那场爆炸之前。”

飞鸟雾睁大眼睛,衣服上的颜料还没擦,就欣喜的跳起来,一把抱住了系统。

“……喂。”系统那个火柴人的脸上浮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

月山朝里笑了起来。

他伸手戳了戳飞鸟雾,飞鸟雾冲他弯起了若竹色的眼睛,一把抱上了月山朝里的食指。


4.这次穿越,倒是拥有了前面两个周目的能力。

……当然,阴间滤镜坚持贴贴,对江莱依旧不离不弃。

这次堪称业务熟练,江莱在剧情正式开始前成功将HLJ在警方处刷足了存在感,成功空降酒厂。代号还是汾酒。

并在11月6日这天向警方发了邮件之后便流程熟练的去抓炸弹犯了。

殴打完炸弹犯,卡着三秒的时限停止了炸弹,江莱抬头看了眼摩天轮。

他看到了一头白毛的高中生拽着松田阵平挂在摩天轮的另一个车厢内。

猫猫震惊jpg.

江莱火速打开手机,登上论坛——七个剪影中有一个果然显露了模样。他点了进去查看消息。


5.秋泽柊羽赶到摩天轮处,果不其然一片警察围在这儿。

这次来不及通知波本了。但是他记住了炸弹犯的脸,下去就可以带着警察去抓他!

秋泽柊羽像上次那样启用了他的卡牌混入其中,进入松田阵平所在的72号车厢中。

他飞快的放好摄像装置,再次发出“时代变了”的嘲讽,拉着松田阵平躲入其他车厢,开始等待炸弹爆炸。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炸弹爆炸的声音始终没有出现。

松田阵平迟疑:“好像……过了好几分钟了。”

秋泽柊羽默默打开手机,接着就看到停下倒计时的炸弹。

他想到了那张UR卡。

这就是跨世界而来的大佬的威力吗?!


6.时光回溯,飞鸟雾再次出现。

他扑上去给了月山朝里一个大大的拥抱。

7.羽谷缈被调回了日本。


组织久违的团建了一下,说是让众人见个面,相互认识一下。

秋泽柊羽想骂人。因为这次团建是熟悉的半夜

三更。

江莱对此万分期待。毕竟新增的人物里肯定有组织的一份。比如,组织里boss的恶犬和boss的刀。

也意味着boss更难杀了。江莱叹气。

但是现在自己有一周目的能力,只要注意一点,还是可以解决的。


8.废弃的工厂。

江莱易好容到场,熟练的让阴间滤镜完美笼罩住了自己,等待还未到场的冰爵和琴酒。

工厂外车声响起。

终于到了!江莱抬眼看向琴酒旁边的冰爵。长发红眼,脖子上系着项圈。不知道为什么,江莱感觉温度降低了不少。


9.这次见面时间不长,君度、冰爵、琴酒三人都去做任务了。这让江莱不得不感慨一下他们着实太卷了。

……直到江莱作为一名技术高超的黑客被他们轮番压榨。

江莱:笑容消失jpg.

他现在就想炸了组织。

汾酒冲他们三个发出了黑他们手机的警告。

被琴酒带着卷的秋泽柊羽有话要讲。他为此在课堂上睡觉无数回,已经要编不出理由了。

秋泽柊羽:流泪猫猫头jpg.

他以为用了那张UR卡就可以躺平了,结果琴酒不放他休息!


10.这个周目变化实在有点大。

比如羽谷缈手下这次只剩了一个苏格兰。

莱伊和波本的矛盾完全是靠冰爵压着。

组织里不知道为什么多了许多变态。据贝尔摩德讲,他们似乎都盯着汾酒。

江莱:笑容再度消失GIF.

于是江莱扮演汾酒的时候顺从自己的心意折腾了一下他们。

从此汾酒疯子的名声传遍了全组织。


11.工藤新一被琴酒一棒敲晕喂了A药。

熟悉的变小,但是这一次游乐园里多了好几双眼睛悄悄盯着。

江莱和秋泽柊羽发现柯南多了个老师,叫末光仓介。


12.江莱再一次成为了帝丹高中的中文老师。

他的班上多了两个学生,都是白发绿眼。

巧的是,江莱住的离他们不远。

于是他们成了关系很好的邻居。江莱收到了月山朝里的饼干和小蛋糕。


13.雪莉叛逃了。

这次羽谷缈做的更加小心,他不想让组织找到宫野志保。

灰原哀入住了阿笠博士家。

月山朝里带着飞鸟雾过去看了一眼,撞上了秋泽柊羽。

月山朝里对秋泽柊羽最大的印象就是他是个倒霉的孩子,因为萩原研二和他吐槽过好多次秋泽柊羽的体质,令他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秋泽柊羽成功获得月山朝里怜爱的眼神和一包饼干,以及飞鸟雾发出的以后到月山家玩的邀请。


14.组织最近仿佛水逆了一般。

先是雪莉叛逃找不到踪影,接着苏格兰被发现是公安的卧底诸伏景光。

秋泽柊羽和江莱想要去救下诸伏景光。

他们被告知君度接下了这个任务,不允许其他人插手。

因为前段时间是诸伏景光负责他的审讯。

秋泽柊羽and江莱:呆住jpg

江莱做好了复活诸伏景光的准备。秋泽柊羽给他用了【幸运一刻(SSR)】。

漫画更新了。

他们发现诸伏景光没死。

但是君度确交上了一具尸体,说是诸伏景光的。


15.毛利兰的幸运值稳定发挥。

在一次抽奖中,她抽到了轮船游玩的票。

她邀请了秋泽柊羽和月山一家,还有温和的江莱老师。

江莱果断同意,他还顺便用HLJ的号向警方发送邮件以作提醒。

毕竟柯南也去了,那船显然不太安全。

月山朝里这次答应的非常果决。上一次在这艘船上发生的事情他还历历在目。


16.又是这个歹徒。

江莱动作飞快,一枪解决了他。

……然后被经过的春日川柊吾看到了。

总务处默默多派了两个人上船,用来看守江莱。


17.看到君度的时候,江莱有被惊到。

组织到这艘船上来干什么?!

然后就发生了一系列事情。

船上的人员被绑架了,江莱稳定发挥演技等待警察救援,然后就被变故震惊到了。

基德什么时候也上了这艘船?!还有那个名叫春日川柊吾的缉毒警。

江莱记得自己只通知了搜查一课。

所以船上一定会发生更重大的事件。


18.船炸了。

江莱一把抱起柯南,拉着秋泽柊羽往外跑。

月山朝里护着两个女孩和飞鸟雾,跟在江莱身后。

他们奔向救生船。

月山朝里记得,船不能发动了。要用一些办法推动船前进。


19.“船不能发动了?!”江莱惊愕道。

月山朝里伸手从柯南身上拿下伸缩腰带和足球,柯南瞬间就明白了:“不行!”

他伸手拽住,“绝对不行!!!”柯南的声音大的仿佛像是在吼叫。

一双手伸出来去拿住那个腰带,柯南抬头,是江莱。

“我去吧,”江莱这个时候还在温和的笑,“我有保命的方法。”

柯南急得要掉眼泪,“可是,这会死人的!!!”


20.江莱抢了东西就跑。

他好歹有金手指护体,能保证自己绝对不死。

他奋力爬上管道,松开伸缩腰带,被带的踉跄了几步。

紧接着船开始爆炸摇晃。

江莱不由庆幸是自己上来了。

要是换成月山朝里,那他可能就会葬身于此。而柯南,虽然是主角,但他还太小了。


21.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这两天都没有往秋泽柊羽这里跑了。

春日川柊吾被割破了喉咙,抢救途中又几次下达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

他们现在胆战心惊。

于是秋泽柊羽和月山朝里飞鸟雾一起去探望人。

……撞上了松田阵平抱着春日川柊吾哭的画面。

春日川柊吾希望这次萩原研二能够理解他的眼神。当萩原研二露出醍醐灌顶的眼神时,春日川柊吾绝望闭眼。

这次萩原研二左手飞鸟雾右手秋泽柊羽。

两个白发少年被萩原研二扛在肩上奔跑,他们对视时,从对方的那双绿眸中只看到了满满的迷茫。


22.赤井秀一被洗脑了。

疑惑了许久他卧底身份还没暴露的秋泽柊羽陷入沉默。

组织的技术什么时候这么发达了?

他悄悄打听了一下,发现组织boss的养子——君度,也是从实验室出来的。


23.江莱,正在覆灭酒厂的道路上努力奋斗时,再次穿越。

江莱发出了想骂人的声音。

天天穿越谁受得了啊!!!!!


24.冰爵被派去做侦探了。

从贝尔摩德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江莱和羽谷缈表情微妙。

恶犬去做侦探,真的不会吓哭小朋友吗?

……还真的不会。

漫画上那个温柔的会让小女孩拿项圈为他扎头发的人,不敢让人相信他是冰爵。

月山朝里还让飞鸟雾偶遇了一趟鹿岛响。

跟组织里的恶犬简直是两个人。


25.秋泽柊羽有被吓到。

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往鹿岛响那儿跑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非常担心他们会不会碰上组织里的人。

……直到他接连碰上了柯南飞鸟雾江莱毛利兰铃木园子月山朝里——秋泽柊羽忍不住往门上挂了块暂时歇业的牌子。

牌子没挂多久,他就被boss召了回去。

回到组织,他发现原来是因为组织内多了个隐藏阵营。

所以他这次侦探没当多久是因为这个啊。


26.虽然这次没有了黑泽昭,但借着各路变态,以及自己的各种努力,江莱成功让组织中多出了隐藏阵营。

并再次担任隐藏boss。

于是月山朝里和秋泽柊羽发现组织里突然多出的隐藏阵营。

冰爵悄悄叛变了boss。他站在了中立的立场上。

在和系统确认过后,君度迅速加入。

速度之快,让江莱怀疑他未来是否会叛变组织。


27. HLJ给公安发了条消息。

具体讲述了组织内隐藏阵营的事。

公安和隐藏boss达成了合作,立志共同推翻现在的组织。

28.秋泽柊羽,月山朝里和江莱坐在一块儿。

因为世界意识看不惯他们互相拖后腿的行为,而祂想要他们快快乐乐消灭组织。

“坦白了吧。”系统悠哉极了。

……

秋泽柊羽不想相信,他看着月山朝里,“都是你一个人?!!”他回忆起他和松田萩原一起担过的心,其中不少都是月山朝里的马甲。

“咳咳,”月山朝里心虚打断,“现在先商量一下如何覆灭组织吧。”

“我有办法,”江莱默默举手,“我之前参与了两次组织覆灭。”

“但是你们有办法让boss对赤井秀一的洗脑解除么?”

灰原哀搭上了线。无愧于天才之名,她研究出了解药。


29.还是手铐,还是铁链。

秋泽柊羽莫名对赤井秀一愧疚了起来。

一回生二回熟,趁着赤井秀一被他们三人合力打晕的时候,江莱火速将他捆的结结实实。

动作之娴熟,让秋泽柊羽和月山朝里想要报警。

诸伏景光被拉了过来帮忙。

突然被君度暴露的诸伏景光:……

他选择相信一把羽谷缈。


30.赤井秀一无愧于他的赤字,硬是挣扎着清醒起来了。

醒来后他回忆了一下自己昏迷前的事。

冰爵君度汾酒联手弄晕了他。

赤井秀一陷入思索。

让他恢复记忆对他们来说有什么好处?总不能是为了把组织覆灭了。

——还真是。

只是赤井秀一不敢去想。


31.月山朝里和秋泽柊羽坐在一块儿,严肃地盯着对面的江莱:“这就是你想出的办法?”

月山朝里投来不赞同的眼神。

秋泽柊羽发出委屈巴巴的凝视。

江莱心虚低头,他开始狡辩:“没关系的,这样比较快嘛…”

换来月山朝里更加严厉的盯视.

秋泽柊羽大声哒咩:

“新周目新方法一点问题也没有嘛!”

江莱默默:“我有金手指的……”

“也不行!”月山朝里和秋泽柊羽同时向他发射不赞同的视线。


32.在月山朝里和秋泽柊羽的危逼下,HLJ来了一波红方的汇合。

等公安、FBI等红方组织交完底。

江莱、月山朝里和秋泽柊羽一起目瞪口呆。

江莱痛心疾首:但凡前两个世界组织有这么多卧底,那他推翻组织简直轻轻松松好不好!

月山朝里和秋泽柊羽万万没想到组织里有那么多卧底。

也没想到他们三个聚在一起的世界的Boss竟如此之菜。


33.这次,约好了时间,公安和FBI一起攻入这个潜藏于世界阴影处的毒瘤的总处。

同时,卧底们一起快乐反水。

琴酒猝不及防。

看着没救了的组织,琴酒表示并不想被警察抓住。

于是他带着伏特加果断跑路。


34.这波组织的覆灭让所有人震撼了。

尤其是论坛网友们。

【这就完结了?组织的覆灭也太草率了吧?】

【我还以为老贼还会再画好久呢……】

【毕竟柯南还在一年级(斜眼jpg.)】

……

但不论如何,事情已经盖棺定论。

冰爵现在可以在红黑两方阵营转换且不会影响秋泽柊羽的阵营了。

江莱在背后深藏功名。

于是朝里的马甲们和大家一起开了个聚会。

秋泽柊羽和鹿岛响被把绝进入厨房。

他们的厨艺众所周知。

尤其是诸伏景光、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


35.工藤新一已经吃下了解药恢复体型。

他现在推着他的老师在花园散步。

秋泽柊羽和飞岛雾在一旁随行。

飞岛雾已经恢复了视觉,他的世界变成了五颜六色的世界,充满了色彩。

他现在好奇的环视着自己从前看过多次的景色。


36.江莱抓紧时间认识这个世界的人。

他这次多认识了个伊达航。

班长现在和娜塔丽结婚了,江菜去看他们时,夫妻俩正甜甜蜜蜜的依很在一起。

扑面而来的狗粮也扑傻了剩下的五个人。


37.江莱要回国了。

这次来了很多人送他离开。

这一次,穿越时间被定在了周五。

在他回国前,拍了张合照——所有人都在照片里。


38.照片里,警校组六人挨在一块儿,伊达航搂着他的妻子,飞鸟雾和秋泽柊羽蹲在萩原研二的身前,江莱从后背搭着松田阵平的肩,春日川柊吾在飞鸟雾和月山朝里中间,他的后方,及川坐在了樱花树下的椅子上;

降谷零勾住诸伏景光的脖子,笑的真心实意:羽谷缈站在了月山朝里的侧后方,也微微勾起了嘴角;赤井秀一和工藤新一推着末光的轮椅,一起站在了旁边。

两个女孩现在中间,弯起了眼睛,冲着镜头比耶。


————————————

刚刚好5200字。

大团圆就是要更完美!(大声)

————————

上一棒:@忆月无奈 

下一棒:@萨缪尔·多伊  

2022中秋柯同12h

梦陇 ⃒⃘⃤:

  





00:00——@梦陇   ⃒⃘⃤ 


02:00——@梦陇   ⃒⃘⃤ 


04:00——@天光未曾有凋零 


06:00——@画詭 


08:00——@忆月无奈 


10:00——@GG酱月更三个字 


12:00——@炽野 


14:00——@忆月无奈 


16:00——@卿鹤羽 


18:00——@萨缪尔·多伊  


20:00——@客一artist 


22:00——@萨缪尔·多伊  




距离桑格利亚酱(就上面那个发起人)在我们群发起这个活动过了挺长时间了,现在我们才想起宣图。而且桑格利亚酱说她宣来着,但是她没时间,所以我就宣了。




底图用了素材


(ps.第一次宣图,没啥经验)

美人和二哈的阅读体(1)

挺久没看的了绝对会ooc,人设崩了请一定要指正一下。

不保证不坑,因为主要就是等了好久愣是没吃到几口新粮,又比较偏爱联动所以开的。

美人挑灯看剑的时间线是和尚和娇娇他们初识的时候,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的时间线是墨燃重生回来,被天问捆着那会儿。

写的真的很差!!!!!而且也是真的很久没看了!!!!!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而是一年两年!!!!(有的人名都忘了,就记得个大概情节了)

现在就是边写边看重新回忆。

——————————

“……操/死你。”


纵使墨燃上辈子身为踏仙君,也从来没有见过现在这种场面。天问此时已经从他的身上散去,化为点点金光,收回楚晚宁的掌心。身后一片都是人,师昧薛蒙伯父伯母……向后,一眼望去认识的不认识的,一大片。而他们此刻,同自己一样,坐在这个座位上,无法动弹。


而墨燃和楚晚宁在最前方,他们对面,身着红衣热烈鲜扬的少年直直向他们望过来,他身边那个高大的黑衣男人沉默的注视着那个少年。


和墨燃楚晚宁一样,他们也是坐在最前面的两个人。


空间内陡得响起一个声音,“……禁止动用武力,禁止更换座位,禁止侮辱谩骂他人。规则宣读完毕,即将开启阅读模式,禁言解除。”


空间内仍是寂静一片。


禁言?仇薄灯嗤笑了一声,懒洋洋的向对面打了个招呼:“你们好啊,我是太乙宗的仇薄灯。”


“死生之巅,楚晚宁。”


随着他们两个的声音落下,空间内的其他人也开始介绍起了自己。


……


“师巫洛。”


乍一看这个空间里有许多人,但当每个人都介绍完自己后,双方顿时都觉得不妙了起来——整个修真界的精锐战力都在这儿了。


之前那个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开始阅读故事,《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哎哎哎!!!看我们头上,有那个,书名欸!!!”陆净嚷了起来。


墨燃抬头一看,便看到自己这边高悬着的《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几个大字,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下一刻,猜想被成功证实。

——————————

【墨燃还没当皇帝的那会儿,总有人骂他是狗。


掌柜骂他狗儿子,客人骂他狗崽子,堂弟骂他狗东西,他母亲最厉害,骂他狗娘养的。

……

直到他当上修真界的帝王,这类称呼才骤然间消散不见。】


这就是来迫害他的吧。墨燃一点都不会怀疑这个地方会揭露出他重生的事儿来。


楚晚宁转过头来看墨燃:“你不是……”他顿了一会儿,“那些人说的。”


“嗯。”墨燃低低地应了一句。


除却楚晚宁,他们这边此时一片安静,大概都没能消化墨燃称帝的情况。半晌,师昧轻轻道:“阿燃,没想到啊,以后你称帝了。”


“听起来有点可怜。”不渡和尚评价,“他称帝我是真没想到。”


左月生幽幽道:“谁能想得到呢?”他指了指因为师昧凑过来和他聊天而显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的墨燃,“就他这样子。”


【他想,时辰差不多了。


   他也该下地狱了。


    墨燃,字微雨。


   修真界的第一任君王。


    能坐到这个位置实属不易,所需的不仅仅是卓绝的法术,还需要坚如磐石的厚脸皮。】


薛蒙少见的没有去怼墨燃。他沉默了一下,支支吾吾:“32很年轻的,还没到下地狱的年纪。”


墨燃惊奇极了,他挑了挑眉去看薛蒙。被他这么一看,薛蒙的脸霎时间就涨红了起来。


“喂狗东西!你看什么啊!!!”薛蒙开始炸毛。



“然后这么快就决定去死了?”半算子震撼。


不渡选择暂时放下仇恨一起感慨:“也不知道咋回事啊,他开篇就称帝了,还第一任帝王呢。”


“感觉挺牛的这个人。第一任君王呢!不管是怎么成为的感觉都挺厉害。”陆净道。


仇薄灯突然转身,向他们发出了致命询问:“如果我跟他一样,以后想要称帝,你们同意吗?”


正在说说笑笑的太乙众人瞬间沉默。


娄江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祖宗你别闹腾了好不好?你觉得可能吗这?”


师巫洛果断开口:“我会帮你的。”


【所有不愿下跪的人都被他赶尽杀绝,他制霸天下的那些年,修真界可谓是血流漂杵,哀鸿遍布。无数义士慨然赴死,十大门派的儒风门更是全派罹难。


再后来,就连墨燃的授业恩师也难逃魔爪,在与墨燃的对决之落败,被昔日爱徒带回宫殿囚禁,无人知其下落。】


全场沉默。美人全部人看向墨燃和楚晚宁。


“墨燃!”楚晚宁喝道,“死生之巅是怎么教你的?”他简直不敢相信上面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徒弟,那个温温和和的,心地善良的徒弟。


墨燃的神色也阴翳了下来:“那你又是怎么对待师昧的?!”


“可是,那你也不该那么对师尊啊!!!!”薛蒙脸上的红色变得更红了,但这次却是因为愤怒。


“但他对师昧见死不救!!!!!”


【然而这时,一个眉目极其俊美,面容骄奢的青年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袭银蓝轻铠,狮首腰带,马尾高束,底部绾着一只精致的银色发扣。


青年的脸色很难看,他说:“都到山脚下了,你们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不肯上去,难道是想等墨微雨自己爬下来?真是群胆小怕事的废物!”

……

“十年前,墨燃自封踏仙君,屠遍儒风门七十二城不算,还要剿灭剩余九大门派。再后来,墨燃称帝,要把你们赶尽杀绝,这两次浩劫,最后都是谁阻拦了他?要不是我师尊拼死相护,你们还能活着?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楚宗师拼死护下的人,看起来不怎么样啊。”陆净嘀嘀咕咕。


左月生赞同:“感觉救了就是白救。”


“我就没见过这么忘恩负义的人。”娄江皱眉看了眼二哈那边的人。


【薛蒙见到他的脸色,就知道他果然是已服毒了。心不知是何滋味,欲言又止,最终仍是捏紧了拳,只问:“师尊呢?”

……

一场持续了十年之久的闹剧,终于谢了幕。


 又过了好几个时辰,当众人高举着通明火把,犹如一条火蛇,窜入帝王行宫时,等着他们的,却是空荡荡的巫山殿,是了无一人的死生之巅,是红莲水榭旁,伏倒在一地骨灰余烬哭到麻木的薛蒙。


 还有,通天塔前,那个连尸体都已经冷透了的墨微雨。】


全场再次静默。


死生之巅谁也没有想到,楚晚宁和墨燃两人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


半晌,薛正雍轻轻地说:“玉衡,要不以后,墨燃就我来带吧。”


“……好。”


薛蒙的泪,在看到楚晚宁尸体的那一刻便蓄在了眼眶。


师昧也愣住了。他没想到,师尊,会死。

就是被刀到睡不着的产物

坠落,飞鸟雾向着火中不停的坠落下去。


他感受到了火蛇舔舐上皮肤的灼热感,眼前的红色蔓延开来,逐渐覆盖住电梯口萩原研二仍朝着他伸出的手,覆盖住柯南、小兰和园子他们一起扑到电梯口,伸出手来想抓住他却只能看着他向下坠落的画面,也覆盖住他们身后那一片片绚丽的烟花。


一朵一朵的散开,是刹那的美丽。


一滴冰凉冰凉的泪水穿过灼热的火,落在他的脸上,又瞬间蒸腾。


飞鸟雾冲着他们笑,即便自己在坠落,即便被烧伤的痛感蔓延至全身。


他眼前的画面在褪色,鲜明的画面逐渐退回黑白两色。大火很快就包住了他,他离想要抓住他的那几只手越来越远。


落地的一刹,飞鸟雾感觉他的灵魂仿佛脱离了躯壳,仿若化成了一只飞鸟,飞向了那片广阔无垠的星空,从此不再被束缚。


星空中,多了两颗闪耀的星星。它们一闪一闪,看着这片土地。


————————————


月山朝里刚从昏迷中醒来,便挣扎着要去找飞鸟雾。小兰园子和萩原松田罕见的没有拦着他,而是随着他一起去找飞鸟雾。


他跌跌撞撞的跑,刚刚跑到医院门口,便看到一句盖着白布的尸体,柯南沉默的跟在那具尸体旁边。


朝里愣住了。他颤抖的,慢慢的走上前去,伸手揭开了那块白布。火似乎很偏爱这个正在笑着的孩子,并没有烧的他面目全非;幸运女神这次似乎垂怜了他,让他的身体得以完整的保留。


飞鸟雾还是笑着的,笑的露出了一个酒窝。月山朝里轻轻擦去他脸上的血迹,除了闭上了眼,他好像还活着,好像下一秒还能坐起来和他撒娇。


身后传来哽咽的声音,他眨了眨眼,想回头看,手背上滴落了一滴泪珠——月山朝里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哭了啊。


身后的园子早已泣不成声;毛利兰的泪水蓄在眼眶里,手上仍抱着那只血迹斑斑的包;柯南的眼眶早就红红肿肿的,手里还拿着飞鸟雾的画作。


小雾去世了啊……月山朝里才反应过来。可是,今天是他的生日,家里准备好的蛋糕还没有点燃上蜡烛,大家送给他的礼物还没有拆封。


白布下,飞鸟雾笑着,仿佛睡着了一样,但他再也不会向朝里撒娇,再也不会哄两个女孩子开心,再也不会悄悄的和柊吾打配合了。


————————————


这是一场葬礼。


几天前还充满生气的少年,现在躺在了棺材里,安安静静的。


月山朝里在短短的几天里,瘦了一大圈。


柯南,小兰和园子将那天生日里的礼物清洗干净,修补好了的那只破损的画笔,将这份飞鸟物注定再也碰不到的礼物放在了他的身旁。


春日川柊吾戴了顶帽檐很宽的帽子,混在葬礼的人群里,悄悄的上去,看了一眼飞鸟雾。他不敢看多久,就捂着帽子悄悄的离开了这个葬礼。即使他帽子下的眼眶已经通红一片。


羽谷缈远远的路过了这个葬礼。他站在路旁,看着穿着黑衣服的人来来往往,或真情,或假意。几年前,他用命换来的,留在弟弟身边的那个孩子就这么死去了。弟弟瘦了很多,但他却不能上去给他一个拥抱。他心中更加期望组织的覆灭了。


萩原研二没有落泪。他沉默的帮忙处理丧事,忙前忙后。但是他的记忆里,永远忘不了那片火海。后来,他养了一只若竹色眼睛、浑身雪白的飞鸟。





————————————

看到长章非常开心但是都是刀子啊QAQ

就是说这个晚上就没有睡着过

涂涂你怎么忍心!!!!

现在就特别难受

很早就喜欢的一位作者在年初的时候,知道她患上了癌症,一直以为不会很严重,以为她能够挺过来,继续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故事……

但是就在今天闲来无事时,我特意去查了这位太太的病情目前怎么样,然后我就得到了她去世的消息。真的,在查到这个消息之前,我觉得她还活着,病情已经在好转了,或许要养很久很久的身体但还是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着她想要做的事情。

在查到这个消息的那一瞬间,我真的,完全不敢相信,整个人都有点崩溃了。她真的陪伴了我很久很久,她的作品至今让我念念不忘,我还在天天等着她回来,等着她回来,去更新她那一本还在连载中的小说,给书中的人物一个美好的结局,但是

为了这位太太,真的做了自己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收藏作者,第一次顺着专栏去看其他的文……

真的,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自己没有下载微博,就连她去世的消息都是过了好久才知道的

希望她在天堂一切安好